男子大年三十爬野山被困初六獲救 下山喝4瓶礦泉水_社會_大粵網

男子大年三十爬野山被困初六獲救 下山喝4瓶礦泉水_社會_大粵網

北京青年報 2019-02-12 09:27
0

正月初六突發警情 登山驢友發現有人摔傷被困 17名救援隊員合力搜尋
  被困野山男子自稱“年三十上來的”

點擊進入下一頁

正月初六,登山驢友發現一名男子(右一)爬野山摔傷被困,救援人員合力送其下山

“謝謝北京的警察、消防、救援隊幫我們找到他,否則就太危險了。”2月11日下午,北青報記者電話聯系上被困男子姜林的父親姜先生時,他不住地表示感謝。

農歷大年初六(2月10日)下午2點,房山藍天救援隊接到消息:有人被困周口店某野山。對多次參與山野救援的房山藍天救援隊隊員來說,原以為只是一次普通的救援,沒想到卻充滿了“傳奇”。

事件回顧

14:00

突發警情

驢友報告有人被困野山

農歷大年初六下午2點左右,房山分局東風街派出所接群眾報警:在燕山地區東風雙泉溝野山附近一男子摔傷被困。接警后,房山分局孫警官、燕山迎風街派出所、城關消防中隊以及房山藍天救援隊的17名隊員火速趕到指定地點。經過分析,初步確認了被困者所在的位置。

為了提高救援效率,救援隊伍兵分兩路,房山藍天救援隊分為一組,從山的正面上山;房山分局孫警官、迎風街派出所、城關消防中隊作為另一組從后山登頂。

有人被困野山,是如何發現的呢?

房山藍天救援隊陳隊長告訴北青報記者,2月10日,房山某戶外爬山群組織隊友在周口店附近野山登山游玩。他們從后山溝登山時,聽到對面山上有人呼喊,于是就報了警。該爬山群的一名成員“大海”從山下的溝里到達山頂,一直在山上接應待命。

下午4點左右,房山藍天救援隊的第一批隊員到達山頂,與接應的“大海”成功會合。

16:30

聽聲辨位

男子獲救先問“有水嗎”

“我們在山頂只能聽到被困者微弱的呼救聲音,能判斷大概在哪個方位,但是不好確定具體地點。”陳隊長說,山上與平地不同,有時雖然能夠聽到聲音,但可能被困者是在另外一個山頭,如果判斷不準,大家就會空耗力氣。

广东新闻幸運的是,下午4點30分左右,大家終于在偏離正常線路1500多米的一處山洼內找到被困人員,他穿著一個老式軍大衣,蜷縮在落葉叢中,瑟瑟發抖,救援人員注意到,他的額頭、眼眶、臉頰都有磕傷,腳部浮腫,說話聲音也有氣無力。

“有水嗎?”這是被困者見到救援人員后的第一句話。救援人員趕緊將攜帶的礦泉水遞了上去,“缺水時間太長,怕他的身體出問題,不能讓他一下喝太多,只能讓他緩一緩,過一會兒再喝一些。”

喝了水后男子的精神狀態好了不少。救援隊對該男子進行了傷情檢查,發現其除頭部、臉部有擦傷外無其他明顯外傷。

在此后的下山途中,男子總共喝下約4瓶礦泉水的水量。

21:00

詳情不明

广东新闻自稱“大年三十上來的”

民警在向被困男子了解情況時發現,男子一時無法說清詳細情形,一會兒說自己來北京找弟弟,一會兒又說出來玩兒的。民警問其什么時候上的山,男子先說是農歷大年三十(2月4日),后又說是農歷正月初六(2月10日)。

“問他這些天是怎么過來的,他說自己無法自行下山,只能忍著,就是口渴得厲害,嗓子眼里都是血。”陳隊長說。

此外陳隊長還對北青報記者表示,受困男子獲救時穿有一件軍大衣,并且冬天山上的落葉多,也能起到一定的保暖作用。在附近還能找到一些冰來緩解口渴。

據了解,被困者滾落的地方坡陡路滑,下山的路也崎嶇難行,為了盡量保證安全,救援人員為被困者穿上安全帶,大家合力將其送下山。

晚上9點左右,他們終于到達山腳,早已等候在此的120急救人員將被困者護送到醫院。

男子傷情無礙,民警隨后聯系到其親屬,經簡單治療后被接回家中。

后續

尋人啟事“揭露”身份

在欲聯系其家屬時,民警發現男子無法說出自己的姓名,但在聊天過程中不經意間說出了自己父親的名字。

广东新闻根據這一線索,民警一邊通過男子提供的姓名進行人員查找,一邊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在網上進行搜索,意外地找到了一則發布于2018年10月24日的尋人啟事。該啟事稱,自己兒子從家中走失并附有聯系方式,發布者姓名與男子提供的姓名一致。

广东新闻經核查,民警最終得知被困深山的男子名叫姜林(化名),河北保定市人,36歲。民警迅速與其家屬取得了聯系。2月11日凌晨,經醫院簡單治療后,傷情無礙的姜林與其姐姐一同回了家,終于過上了團圓的節日。

追訪

广东新闻家人稱其有“精神問題”

“謝謝北京的警察、消防、救援隊幫我們找到他,否則就太危險了。”2月11日下午,北青報記者電話聯系上被困男子姜林的父親姜先生時,他不住地表示感謝。

姜先生表示,家里有三個子女,“兒子姜林腦子時好時壞”。他說,姜林在之前曾經走失過,后來家屬就在網絡上發尋人啟事找人,當時走失的姜林被河北警方發現。

广东新闻“今年1月31日,他自己又從保定的家中走了出去,最后才知道是到了北京。”姜先生說,兒子姜林離家出走時都是選擇步行,他具體用了多長時間才到的北京,又如何出現在周口店的山上,現在還不清楚。“他清醒時能夠交流,糊涂的時候什么都說不清楚。”姜先生說:“因為他臉上有傷,今天我說帶他去打點滴,他都不同意。”

文/本報記者 董振杰 李強

通訊員/許明磊

供圖/救援隊

微信關注“廣東電視”